“让老虎叼走老婆”,这竟成了婚姻“苦海”中男人的远方?

婚姻 时间:2018-03-03 浏览:
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发生了意外惨剧之后,除了正经讨论动物园有无管理责任的,也在各个群里看见这样的段子在调侃——人们相安无事,相视而笑,似乎没人觉得这些段子有什么不妥: “北京野生动物园老虎叼走一个下车的女人后,全国各大城市的中年成功男人纷

  

“让老虎叼走老婆”,这竟成了婚姻“苦海”中男人的远方?

  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发生了意外惨剧之后,除了正经讨论动物园有无管理责任的,也在各个群里看见这样的段子在调侃——人们相安无事,相视而笑,似乎没人觉得这些段子有什么不妥:

  “北京野生动物园老虎叼走一个下车的女人后,全国各大城市的中年成功男人纷纷以各种理由,带老婆驾车奔赴北京,他们的计划就是自驾游玩野生动物园,园内游玩途中故意和老婆吵架,刺激老婆下车,然后关上车门;这引起了北京成功男人的强烈不满,他们说目前动物园的老虎连北京的老婆都吃不完,外地的就别来捣乱了。”

  1

  别以为这只是段子,其实段子背后的社会心理很可玩味,反映的现象是中国式老婆的群体形象似乎很糟糕。如果是毫无社会心理表征和指向的纯段子,为什么没见过调侃每个中年女人都有一个想甩也甩不掉的丈夫呢?更古老的段子还有,诸如“中年男人人生三大幸事:升官、发财、死老婆。”

  这些段子来源于哪里?女人的自嘲?似乎本届妇女还没幽默到如此有才的地步,上几届妇女更不可能,她们不是裹小脚就是连读书的资格也没有。更靠谱的推测是,其主要产地是男人之间心领神会的互相调侃和惺惺相惜,以一种事不关己的段子手法来隐晦地表达对现实生活的妥协和无奈。

  更为可怕的是,新闻报道已经道听途说地再现了一个路怒族的妻子形象。最新报道称,当事人同事亲戚证实,意外发生时并未口角。无论真相如何,起码,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新闻媒体不该以臆测和传言配合社会心理,刻意塑造一个可怖妻子形象。正是口角之争的新闻报道,更引发了段子创作的亢奋和病毒式传播。

  为什么出现这些让男人们心照不宣的段子呢?社会心理背景不难解析,即现实中有一部分男性处于一种颓丧的苟且状态,对婚姻不满,但妻子对婚姻的那种“气壮山河,拿命来偿”的誓死捍卫,令丈夫想都不敢想离婚的可能性。男人已经预判,如果提离婚,小则鸡飞狗跳一地鸡毛不得安宁,大则毁前程出人命,于是,男人们只好在婚姻里苟延残喘,一有机会就拿段子来过过嘴瘾,泄泄愤懑。

  2

  当婚姻过成这样一种“杯具”时,需要分析,究竟是婚姻制度的错,还是使用制度的人的错?不妨用学理一点的第三只眼来看,倒是不难理出其中的门道。

  首先,这些玩笑话预设了某种前提:

  1、中年男人是香饽饽,中年女人是累赘,女人的价值在于年龄,“又傻又嫩”才有吸引力。时间是女人的硬伤,对男人则不然,时间对男人而言是与财富、魅力成正比的增值;

  2、女人是用过即弃的易耗消费品,其中,情感、人格、智慧、灵魂等等人的要素不属于女人,所以中年丧妻是幸事,就像家里的装修冰箱空调家具换新一样喜洋洋;

  3、中国式婚姻大多不幸福,其中以“男人想逃,女人死拽”为主要模式……

  这种种预设的背后,反馈了将女人高度物化、商品化的价值观,也大致显示了中国式婚姻的普遍模式仍以“前现代”的依附式为主,并无多少现代社会的“纯粹关系”(pure relationship)元素。

  什么是“纯粹关系”呢?吉登斯的一段描述和定义非常精彩,我想推荐给大家:

  “与传统场景下亲密的人际关系不同,纯粹关系并不依靠外在的社会经济生活条件,即它是自由漂浮的……在过去,婚姻是一桩契约,通常由父母或亲戚而不是由配偶双方来提起或具体操办。这种契约通常受到经济考量的强烈影响,并进而成为更广泛的经济网络和交易活动的组成部分。即便进入现代时期,虽然实际上旧有的婚姻体系已不复存在,但婚姻仍然依靠家庭内部的劳动分工维系,如丈夫养家糊口,妻子照看孩子并操持家务(尽管我们不应忘记妇女在劳动力大军中已占有相当一部分比例)。

  婚姻的某些传统特征依然存在于当今时代,在某些社会经济群体中比其他人群中体现得更为明显。但总体而言,其发展趋势是预先存在的外在影响因素的逐渐剥离,而伴随这一现象的便是浪漫爱情作为婚姻基本动机逐渐兴起。婚姻越来越多地成为由亲密接触催生的情感满足而直接导致的一种人际关系,它能长久维系也正是因为能为婚姻双方提供这种满足感。其他要素(如表面上看来是很重要的孩子因素)逐渐变得不再是关系之固定性特征,反而在有可能出现分手时成为‘惯性累赘’”。(《现代性与自我认同》)

  这段分析很到位地描述了婚姻趋于纯粹关系的状态。依据这种状态的特质,可以推理,纯粹关系中不可能出现对女性极为恶意贬损的此类段子了。

  当关系以情感满足为核心要素,即便分手,也不可能以极端和恶毒的心态来满足诉求(营造“除非老婆意外死亡,否则甭想离婚”的可怖肃杀社会氛围,尽管有调侃夸张意味,但基调仍是形容离婚之难难于上青天)。

  3

  纯粹关系在中国之少见,基于中国社会发展的前现代性。在当下的中国,恋爱虽然自由了,但婚姻的功能仍主要在于为妇女儿童提供稳定生活庇护,一旦女性自身在经济上依附于婚姻(经济关系并不绝对,下文将会阐释),且认定儿童养育非血缘关系不可,就会挟孩子以令丈夫,以孩子作为婚姻的最大筹码。这种观念自然需要男人的配合,在宗族社会,男人也多数认为血缘大于天,为了孩子向貌合神离的婚姻妥协被视为天经地义。

  而吉登斯的分析颇有意思。在他看来,纯粹关系主要存在于两性关系、婚姻关系和友谊等领域。如果以“纯粹关系”来衡量婚姻,可能比简单的经济学效益主义更为合理,或者说,更能解释当下的多样生活方式。

  无论男女,夫妻的内部分工,只要是建立在“情感满足”和“信任”的基础上,谁承担何种角色,都可能出于其自身的身份认同和对关系的情感投入。在情投意合和彼此高度信任的前提下,李安可以安心让夫人养他六年而不影响婚姻关系的纯粹与美好,男女角色反过来亦然。

  相反,如果缺乏“情感满足”和“信任”这些内在的核心要素,即便各自经济独立、经济上AA也可能不是纯粹关系,而是外在要素的合伙关系。

  我身边也有一些高学历女性,精神层面的追求丝毫不亚于丈夫,但她们乐意做全职主妇。这一类型的婚姻关系,就很难定位为依附型,他们夫妻之间也可能比双职工家庭更为互相信任,有一种放心交付彼此的任性和高度融合。

  而那些调侃讥讽羞辱中年男人的老婆们的段子,很可能就中伤了不少“女版李安”或那些基于情感和信任的纯粹关系中的太太们。

  4

  如果对日常生活的重大决策敷衍怯懦,那么,无论怎么秀远方诗意的美好,都无法取代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朝朝暮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