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说起来人生的仆仆风尘 回头看多半是年少无知

港台新闻 时间:2017-11-23 浏览:
制图/夏曾珍晨报记者徐宁谭咏麟日前发行了全新对唱国语专辑《欣赏》,他找来10位自己欣赏的歌手一起合作,如刘德华、张学友、陈洁仪、A-Lin、丁当等。而为了协调

  

说起来人生的仆仆风尘 回头看多半是年少无知

制图/夏曾珍晨报记者 徐 宁

  谭咏麟日前发行了全新对唱国语专辑 《欣赏》,他找来10位自己欣赏的歌手一起合作,如刘德华、张学友、陈洁仪、A-Lin、丁当等。而为了协调不同歌手的档期,这张专辑耗时近三年才完成。

  现年67岁的谭咏麟,完全有资格有能力过一种“随心所欲”的生活,可他这两年都没闲着,开演唱会、发唱片,尤其是这张《欣赏》,他把自己从“校长”放到了监制、作曲以及联络人的位置上,专辑好不好听、口碑佳不佳另当别论,相比较那些一直在吃老本的歌手,至少歌迷可以听到谭咏麟的与时俱进。

  日前,谭咏麟接受了沪上媒体采访,席间他回忆了专辑制作的点滴。67岁的男人,眼神依然犀利,笑声依然爽朗。看着眼前时而插科打诨、时而一本正经的老男人,总有一丝恍然,也许这就是迷恋偶像最有 趣 的 地方——他和你一起长大,一起变老,一起经历人生的仆仆风尘。

  耗时最长的对唱是刘德华

  新闻晨报:这张对唱国语专辑的想法是怎么来的?

  谭咏麟(以下简称“谭”):我一直都会遇到自己非常欣赏的歌手。这次列出了16位,有些人告诉我,他们刚刚做了同类型的尝试,暂时不想做了,就只能放弃了。我对每个人都有过研究,他们的能力到底在哪里?以前用什么东西吸引乐迷?然后从里面再找一个突破,不能总唱情歌,或是总飙高音,听起来很累。比如A-Lin,在《游子》这首歌中就没有让她飙高音,出来效果也不一样。丁当也没有飙高音,我之前和她完全不熟,就是觉得她《我是一只小小鸟》唱得那么厉害,就想激发她,没想到再唱她还有(潜力)。

  新闻晨报:这张专辑花了多长时间?耗时最长的歌手是哪位?

  谭:这张专辑花了我们两年多时间,花时间最多的一定是刘德华,因为他要求很高,但我觉得是对的。我刚跟他接触的时候,是要做一首《笨小孩》类型的歌曲,他说他要填词,然后我来作曲,我觉得没问题,只要能带出味道来就可以。因为我们经历过很多,所以在歌曲中要一个问一个答,很多是我们的看法,再带出每个行业每个人的想法。

  我弄了旋律给他,他就要飞去澳洲拍戏了。他出发前我问他感觉怎么样,他很直接地说不喜欢。我追问他是旋律还是歌词的问题,他说编曲不喜欢。我说:没关系,等你回来我们再重新弄,我多录几个de-mo给你,你来选。他回来前,我又做了6个版本,结果进棚录音时,他听完后还是不喜欢……我急坏了,因为他第二天又要飞走了,两个月之后才回来。我当场宣布,所有版本我们全部删掉重做。全部——现场大家都惊了。一个半小时后,除了对音乐监制弹出的一段前奏有共识外,我们还是没能有一点进度。看看时间,两个月以后再说吧,既然喜欢这个前奏,那我们先把歌录了,然后用这个前奏,我自己配上去,等你回来再给你听好吗?于是他就去拍电影了,后来就传出受伤的消息,我只好不断拿demo去医院给他听。他当时是不允许亲友探访的,(笑)所以媒体说我去的次数比他家人还多。

  新闻晨报:和张学友应该也有故事吧?

  谭:是啊,他这几年都在修身养性。我和他说,我和你合作,一定有很多人来比较,但我不想你被比较,我需要你唱的歌是你最难掌控的,不接地气的,歌词要写的内容是我们用出世的心来面对入世的事,我让他三个星期交出一首词,但两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我以为他慢工出细活,到三个月了,却如石沉大海。他会不会忘记了?于是我去问人:学友最近在忙什么?哦,他为巡演排舞。刚好他排舞的地方是我打球的地方,于是我假装误打误撞闯进房间,问:学友你在干嘛?我们那个东西呢?学友说:校长,两个星期之后一定有。结果,十天后他打电话来说:哈哈,想不到吧,想不到我弃权了吧,因为我没想到怎么开头。没事,我找人来写。

  新闻晨报:您也和邓丽君合作过。

  谭:我和她合作是因为我们是同公司的,她邀请我,我配合她。邓丽君很爱听我讲话,我每讲一句话她都在笑,笑得不行。

  新闻晨报:做协调人很难吧。

  谭:真的很难。平常都是别人来服务我的。说真的,我自己录,两天就录完,这次三年磨一剑。但这也好,我在不同岗位,以不同身份,用不同心态去面对,也是新的尝试。

  当年恩怨属年少无知

  新闻晨报:如何回看那时候和张国荣的恩怨?

  谭:都是年少无知啦。有一段时间媒体很喜欢炒作,没想到小朋友被炒作带动了,就产生纠纷了。我们本身是很好的朋友,到后期我不愿意领奖了,因为当年每一年都拿几十个,实在觉得没意思。我有三个落地柜子,放我的演出服、道具和歌迷送我的东西,有意义的都放在里面。

  新闻晨报:现在还会遇到当年的粉丝吗?

  谭:有,那些歌迷现在已经为人祖母了,常常会在街上碰到大妈带小孩子来和我拍照。他们会有感慨,我的发型还是这样的,他们已经那样了,哈哈哈。

  新闻晨报:当年红白歌会您也有参加。

  谭:我在日本出了五张唱片,韩国出了三张。给我印象很深的是,当年没有提词机,日本歌手森进一的助理跪下来,把歌词举给森进一看。这招太好了,我就跟公司说我要(这种)!结果就发明了提词机。我是香港第一个用的,以前要背(歌词),现在完全不用记。我金曲超过三百首,歌词真的没办法全记住。

  香港乐坛改编多过原创

  新闻晨报:您是怎么看待香港乐坛的?

  谭:香港乐坛曾经很辉煌,罗文、甄妮、叶倩文、温拿、张国荣、梅艳芳、陈百强……每个歌手都有自己独特的唱法和风格。后来就没有了,突然就没有了,这个也很无奈。因为市场在变,现代人的节奏比较快,听音乐放松一下就好,出来就是听旋律。可现在的音乐好的旋律不多,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他们自己心里要求的东西,不是大众需要的。香港实在很小,现在有出路的都去内地发展或者参加选秀去了,可真正选秀比赛出来的,有出唱片的么?只是商演多加几百块出场费罢了。他们一直在翻唱以前的金曲,改编成另外一种吸引人的方式……整个社会时代都在变,现在唱片能卖多少啊?他们都没信心卖唱片,只有一首两首单曲而已了。

  新闻晨报:香港乐坛似乎缺少基础的支撑?

  谭:香港其实比内地差远啦,香港歌手哪有livehouse(小型现场演出场所)给他们唱?他们就在卡拉OK里唱,就以为自己唱得很好,可其实拿出来根本不行。香港寸土寸金,要搞一个livehouse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