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注册登录系统升级中,如果喜欢请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华谊兄弟的反击

环球银幕 时间:2018-10-06 浏览:
《财富》(中文版)—— 1989年,他29岁,弟弟19岁。他赶着时下的出国潮,辞掉国家物资局的一份“铁饭碗”,带着太太登上了飞往美国的客机。他叫王中军,自幼在军队大院里长大,是家里的老二。此行远途地球另一端,他给自己定了两个目标:拿到硕士学位、在

华谊兄弟的反击

《财富》(中文版)——1989年,他29岁,弟弟19岁。他赶着时下的出国潮,辞掉国家物资局的一份“铁饭碗”,带着太太登上了飞往美国的客机。他叫王中军,自幼在军队大院里长大,是家里的老二。此行远途地球另一端,他给自己定了两个目标:拿到硕士学位、在五年内攒够10万美元。

临行的王中军并不确定那块未知地是否一如他所期许。事实上,当时的纽约市风混沌、颓废,枪支暴力随时可能出现在街头巷尾。为了达成目标,这个中国青年在当地为自己找了一份外送员兼职平衡收支,日均被工作和学习消耗的时间达到16个小时。就在他远行的第三年,国内一批受到邓小平南巡讲话影响的、同他一样选择离开体制内的中国现代企业制度的试水者们正逐一施展抱负,并在后来形成了以陈东升、冯仑等为代表的“92派”。王中军之后的动作表示,他又一次赶上了国内的这股创业潮。

1994年,34岁的他带着10万美元如期学成归国,24岁的弟弟王中磊已经大学毕业,在当时的物资部下属公司做了四年文员。华谊兄弟同年创立,哥哥拉着弟弟一起成为了公司经营者,前者多在战略制定与资本运作层面发挥影响,后者多在执行层面。四年后,他们正式进军影视产业。

有如历史重演,76年前,华纳家族四兄弟在美国伯班克创立制片厂,并由此开创了一个突破派拉蒙、环球与米高梅围堵的视听传奇。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对王氏兄弟则凭借着自己敏感的商业嗅觉与赌徒一般的勇气,造就了中国最早进行商业化电影制作的民营电影公司,其作品堆砌而成的巨大影响力使“华谊兄弟”一度成为国内民营电影第一品牌。2009年,华谊登陆创业板,成为中国影视娱乐行业首家上市公司。彼时,媒体大多将王中军称为:中国的“娱乐教父”。

但是,随着事态发展,如今这家轻资产娱乐公司对业内人才的吸附效应正在弱化。作为一件商业产品,电影本身的高风险性依然不可避免地为公司业绩带来大起大落。与此同时,面对光线、博纳、万达以及BAT等新老对手的交叉火力,其昔日的光环正在淡却。外界质疑,华谊兄弟是否还能重返昔日巅峰。

他们并没有坐以待毙。王中军的一系列动作显示,他的进攻才刚刚开始——他要集结一个“兄弟连”,在最大限度摊薄盈利风险的同时,使公司性质与迪士尼比肩。

一个月前,在北京东三环一处更像是画室的办公室里,我见到了王中军。他随意地穿着身运动服,靠在沙发上点了一支雪茄。他不常会出现在这里,上一次大概是半个月以前。相比谈论股价,他更喜欢在画廊里谈论毕加索或莫迪里阿尼;他每晚基本都会睡到次日中午11点左右,即便是在繁忙的创业最初期。

华谊兄弟涉足电影行业的最初期是1998年,当时国内电影类型单一,进口片票房独大。那一年,《泰坦尼克号》上映,以创纪录的3.6亿票房占据了当年中国总票房的近三分之一;作为对比,同年内地票房排位最高的国产片是由成龙执导的《我是谁》,票房总额仅8,000万。“当时是中国电影圈的低谷,”王中军说,“即便是全年票房,也仅相当于现在一部中型电影的体量。”

投拍英达的电视剧《心理诊所》让华谊兄弟在影视行业完成了零的突破。当时,电视台用广告时间替代支票支付给了华谊兄弟,由广告业务发家的后者从中轻松获取了报偿,并将注意力投向了电影制作方向。公司最初同期投拍的三部电影:《鬼子来了》、《荆轲刺秦王》,以及《没完没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外界看来是一次豪赌的1,100万领投《没完没了》,为华谊揽获了1999年的票房冠军。这不仅激励了他们向电影行业的进一步倾斜,还让华谊班底从此收获了另一个兄弟——此人的个人品牌及影响力将在此后至今的二十年里与华谊标榜在一起,彼此成就,共同承担争议。他就是冯小刚。

从《夜宴》、《集结号》到《唐山大地震》、《老炮儿》、《芳华》,由冯小刚担纲执导的所有电影自1998年起均出自华谊兄弟。在一次采访中,王中军曾经表示,他所遭遇过的最大挫折之一就是与冯小刚的第一个合约到期。但在经历了为期一年的短暂分离后,双方便签订了第二份合约,其中包含着400万元现金与3%公司股权。随着日后公司的上市,这项条款让冯小刚成为了国内第一位赚取到两个亿的导演。

公司在行业低潮期迅速成功,使其对业内人才产生了强烈的吸附效应。华谊麾下一时间吸纳了全国大量顶级导演艺人,大批量精良影视剧奠定了其入行前十年内近乎于“一枝独秀”的帝位。但是,在豪赌的背面,这盘生意本身日益膨胀且不可估量的风险也从未被摆脱。“全世界拍电影都是二八定律,在中国是一九概率,只有10%能赚钱。”王中磊表示。

2012年11月25日,是冯小刚和华谊的大日子。这天是《一九四二》的首映礼,为了把这段故事搬到银幕,冯小刚已经等了十九年。华谊为此押注了2.5亿。

但作为一件商业产品,其本身高度不受控的风险性也几乎在其走入市场的同一刻再次显露出来——影片首日票房以约2,600万元告落,最终总票房尚不及预期的五成;在11月30日之后的两个交易日内,华谊市值累积蒸发13.43亿元。而类似的“幽暗时刻”,是任何一家电影公司都随时有可能面对的梦魇。

与此同时,如今正被不断拉高的制作成本上线虽为未来电影作品拓张了创作空间,但也正使这种不受控风险加剧。“每天我的天花板都在走高。”王中军说,“《美人鱼》推到30亿,《战狼2》推到50亿,以后我的成本可能会放到更高。中国电影投资资金体量越来越大,确实会带来一定风险。”此外,行业内特殊的片审制度、同档竞争、产量过剩、单片生命周期短暂等皆是各影视公司不可规避的博弈。

在内外风险的合力下,2014年公司二十周年庆典的日子,王中军提出了华谊的下一个方向——实现“去电影单一化”。他承认影视公司虽无法形成BAT式的垄断,但依旧可以尽量摆脱对于电影单一产业的依赖,最大限度摊薄盈利风险。于是他们将目光投向了游戏与实景娱乐。

事实上,这项在公开后引发了诸多误读的重塑计划早在公司上市之际就已经开始酝酿执行。王中军的逻辑是:从与电影产品线相近似的游戏领域入手。2010年与2013年,华谊分别以1.49亿元与6.72亿元收购了掌趣科技22%、银汉科技50.88%的股权。前者在收购两年内为华谊带来了近20倍的账面浮盈;后者则在收购完成后的第三个月以一款《时空猎人》取得了过亿元月度营收额。

哪吒影评奖公布,中国创作者想听观众最犀利的声

哪吒影评奖公布,中国创作者想听观众最犀利的声

距离11月1日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第二届深焦华语影评大赛初赛报...[详细]

高考之后看什么电影?泡妞、旅行、打僵尸!

高考之后看什么电影?泡妞、旅行、打僵尸!

网上最新流行的高考吐槽是这样说的:“长的好看的同学不要紧张...[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