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私换便利?其实,我们真的没得选!

隐私 时间:2018-06-21 浏览:
他在一次论坛上的讲话被某网站断章取义后, 一不小心就变成了愿意拿隐私换利益的人。 “网络斗士”们暂时从闹数据丑闻的Facebook那里抽身回来“打百度”。 隐私,已经成为中国网民最脆弱的那根神经,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招来网上的群

他在一次论坛上的讲话被某网站断章取义后,

一不小心就变成了愿意拿隐私换利益的人。

隐私换便利?其实,我们真的没得选!

“网络斗士”们暂时从闹数据丑闻的Facebook那里抽身回来“打百度”。隐私,已经成为中国网民最脆弱的那根神经,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招来网上的群怼。

百度称“又掉进了语言陷阱”

隐私换便利?其实,我们真的没得选!

某网站抓了一段肯定会引来纷纷谴责的话:“中国的消费者在隐私保护的前提下,很多时候是愿意以一定的个人数据授权使用,去换取更加便捷的服务。”

事情出来后,百度PR私下对记者表示,很委屈,因为不明真相的群众会被误导,他们会认为百度等大公司不经过用户允许访问相关隐私信息并滥用,实际上信息调用都会经过用户的确认。

百度PR告诉记者,李彦宏的原话是:“......我想中国人可以更加开放,对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如果他们愿意用隐私交换便捷性,很多情况下他们是愿意的,那我们就可以用数据做一些事情。但我们要遵循一定的原则,如果数据让使用者收益,他也愿意,我们就会去做,这是我们的基本原则,这就是什么该做的,什么不该做。”

中粤金桥投资合伙人罗浩元对科技日报记者说:“百度曾经留在互联网世界里的负面形象修复非一朝一夕之事。事实上,不仅百度,Google也曾因为搜索引向‘假药’遭重罚。在百度全力转型的当下,应该更加克己。”

此时,正值5000万用户数据泄露导致Facebook陷入公司创立以来最大的信任危机,相关科技公司纷纷表态。不管李彦好的讲话是否值得商榷,当公众觉得遭“冒犯”之时,标志着中国人隐私意识的觉醒。

罗浩元说:“用户数据越来越成为重要资产,个人信息在线上线下的交汇,使科技公司很容易就能挖掘、描绘个体的所有情况,并据此形成业务模型,而用户并不知道自己的隐私信息流向何处。”

罗浩元对科技日报记者强调:“中国相关立法虽然紧跟个人信息保护,但互联网时代保护个人信息或隐私不是说说那么简单。李彦宏在这次论坛上谈到了一个数据:网上能搜到的数据只占数据总量的20%,还有80%在企业手中。这事实上已对企业侧,尤其是互联网巨头们提出了新的要求,他们理应承担更多的保护消费者隐私的责任,这种责任首先应该从自己的业务链条和商业模式开始梳理。”

其实,我们真的在用隐私换便利

隐私换便利?其实,我们真的没得选!

其实,在网络世界里,我们一直在用隐私“换便利”。

为了得到更精准的打车服务、外卖服务、导航服务,我们的定位信息已经时刻开启;当我们的阅读习惯被记录,才能获得今日头条的精准新闻推送;当购物偏好被捕捉,你就知道淘宝的“千人千面”服务是怎么回事了;当然,可能一次无意的搜索,就会导致你在一段时间内不得不忍受搜索引擎奉上的精准广告。

种种场景之下,互联网带给中国网民的福利就是面对隐私权问题时的困惑和无奈。

罗浩元说:“相比之下,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确实拥有比较大的数据获取空间。中国的网民大多数时候还是选择信任服务提供商,大多数用户在使用某款应用时,根本不会看用户协议。他们都清楚‘点了同意就已经把自己卖了’,但不同意,有可能就无法使用。”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邓志松表示,如何既更懂用户的需求,又不过度使用涉及个人隐私的数据,一直是互联网企业,尤其是一些市场领先企业的一道难题。

虽然如导航些服务要求必须提供位置信息,但国内有些公司确实存在对用户的隐私索取过度的行为。罗浩元说:“规范起来十分困难,隐私界定、如何索取、怎样使用等需要方面各层面共同解决,不能一味责怪政府或商家。”

我的数据是怎么被收集被使用的?通过什么技术手段搜集?我可不可以选择删除一些数据?你用何种方式保障我隐私的安全?万一出事谁来管?

至少目前,要求国内互联网公司必须回答这些问题有些“苛刻”,因为他们做不到。

隐私换便利?其实,我们真的没得选!

怎么办?在期待国家相关部门及业界给出更明确细致的用户信息使用规则之前,只能尽可能减少自己在网上泄露个人信息。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